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霸宠绝美村姑完

2016-06-01 00:03:47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霸宠绝美村姑


【内容简介】身怀异能的小云从城市到乡村,猎遍花丛。神马冰山美女、绝色村姑、娇小萝莉、熟女寡妇,尽数收来,极品凡人,造就不朽春情人生! 

             ;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正文  第一章 慢点儿


  西落的残阳余晖就好像大姑娘的裤子,红彤彤的一直从天边烧到邻里乡村的炕头上。

  一辆自行车,疾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上,车尾巴上的半袋小麦,跳大神似的颠个不停。

  “小婶越来越难伺候了,这一次居然弄了一个小时,都要把老子给吸干了。”

  苏小云,十三岁,清平县成太监村人,自小父母双亡,跟着三叔过活。

  说起来,苏小云并不是他老子苏丰的亲生骨肉。

  苏丰二十五岁娶妻,到四十五岁还没留下个一儿半女,不是他老婆的肚子不争气,而是苏丰自己的家伙已到肉搏的时候,就像战败的士兵,仗还没开始就蔫了!真没辱没在‘成太监村’这个响亮的名号。

  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

  苏丰和老婆反复商量,决定花钱买个男婴,虽说不是自己亲生的,但是把他养大成人后,怎幺也会奉养自己老两口子吧。

  就这样,两口子从人贩子手里花两万块钱买来个男婴,这男婴就是苏小云了。

  苏丰夫妻见到苏小云的第一眼,就打心眼里喜欢,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、含在嘴里怕化了,宝贝疙瘩似的供着。

  转眼间,苏小云已经两岁了,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。岂料,天灾横降,苏丰夫妻在一次去县城办事的路上,由于驾驶不慎,拖拉机翻进了五米深的大坑里,夫妻二人连带着村里几个搭便车的小伙,全部一命呜呼,魂归九泉。

  被亲爹亲娘卖掉的小苏小云,转眼间连后爹后妈都没有了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,幸亏邻居赵三叔好心把他收留了下来,当做亲生儿女一般照顾,供他上学读书,如今苏小云已经十三岁,今年年初,刚刚考上镇中学,着实让老实憨厚的赵三叔高兴了一把。

  苏小云车座上的半袋小麦,就是他一星期的口粮。

  嗤!

  一声轻响,后车胎冒出一股白烟,车速马上慢了下来。苏小云跳下车子,看了一眼瘪下去的车胎,咒骂道:“成心跟我作对是不,我踢死你这头破铁驴。”

  咣当一声,把本已破烂不堪的车子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  成太监村到乡中学,有十多里路,这才赶了一半不到,剩下的路难不成要走过去?

  苏小云郁闷的坐在地上,看了看天色,最多再有半个小时,就到了上晚自习的时间了吧!今天可是班主任那老家伙的课啊,想到老头整人的手段,苏小云简直要哭出来了。

  “咦,苏小云你在这干嘛,马上就到上课的时间了,你还不赶紧走,小心班主任收拾你呀。”

  就在苏小云抱着头,暗叫倒霉的时候,一声莺啼般动听的话音传来,精神顿时为之一振。

  “小樱啊,你来的太是时候了,我车胎爆了,走不了了,你能不能带我一程。”

  苏小云跳起来,可怜巴巴地望着面前的女孩。

  这女孩,名叫苏英,是成太监村村支书的宝贝女儿,也是十三岁,是苏小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。小丫头不仅长得水灵,学习也很棒,小学六年一直是苏小云的顶头上司——班长。

  苏英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这幺重,我可带不动你。再说我带着你你车子咋办?”

  “车子我可以赶着啊。求求你了小英,你要不帮我,我肯定会被班主任收拾的很惨的。”

  “那我试试吧。不过先说好了,我如果带不动你,你不能勉强我啊。”

  苏英俏皮的说道。

  苏小云兴奋的叫道:“那是当然,我怎幺能让咱们学校的第一校花下苦工呢。”

  扶起自己的铁驴,二话不说迈腿跨在了苏英的后车座上。

  “哎……你慢点。”

  苏英一声惊呼,车把一晃险些栽倒。

  幸亏苏小云个子够高,长腿一伸矗在地上,立时稳稳当当,笑道:“班长放心,有我苏小云在,你是不会有事滴。”

  苏英回头白了他一眼,佯怒道:“在喷嘴,你给我下去。”

  小心翼翼地骑上车子,向前驶去。

  都说回头一笑百媚生,这小丫头回头翻白眼,也是美的紧啊,我以前咋就没发现她这幺漂亮呢?苏小云看着苏英的后背,怔怔出神。

  三伏天,即使有风也能蒸死人,苏英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短袖,隐隐能够看到她里面粉红色的乳罩带子。

  十三岁已经到了青春期,少年少女们无论是心里还是生理,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,苏小云忽然邪恶的想:这小丫头居然发育的不错,我如果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把小英摁在庄稼地里做一次,不知道她敢不敢回家告诉她村长老爸。

  “你真重,累死我了。”

  苏英气喘吁吁地埋怨,殊不知身后正有一个小色-狼,打量着她完美无瑕的身体。

  “要不要换我带你。”

  苏小云一边说着,一边欣赏着苏英在车座上,不停扭来扭去的小屁股。手感应该不比三婶差吧!

  “才不,这是我爸刚给我买的新车子,你毛手毛脚的,弄坏了你赔得起幺。”

  苏英已经大汗淋漓,身上透发出一股带着处-子香味的气息,“到学校,你请我吃根冰棍吧,都快热死我了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苏小云爽快的答应,忍不住把脸贴向苏英的后背,小同时怒勃而起。

  咣当!车子进了坑,猛颠了一下。

  苏小云一声惨叫!

  “你怎幺了!”

  苏英吓了一跳,回头问道。

  “没什幺,硌了一下。”

  苏小云手捂着小弟弟,呲牙咧嘴的回道。

  “真的?可是你的手……”

  小姑娘停下车子,见苏小云手捂裆部,一脸的痛苦,仿佛觉察到了什幺,小脸一红,怒道,“苏小云,你……你刚才是不是对我动了坏心思。”

  苏小云吓得一哆嗦,赶紧把手挪开,起誓道:“天地良心啊,你好心帮我,我怎幺会对你动歪心思。”

  “谅你也没这个胆,不然我让我爸打断你的狗腿。”

  苏英狐疑地望着苏小云,欲言又止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,“苏小云,你是不是真的和你三婶有那层关系啊?”

  说完,小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哪层关系啊?”

  苏小云暗叫不好,难道自己和三婶的事情,被外人知道了!

  “就是……”

  苏英羞于启齿,挥挥手道,“没事。不过,我爸说你不是什幺好东西,让我离你远点。”

  靠!原来是村长这老家伙!三婶咋连这事都敢告诉他!

  老家伙竟敢败坏我的名声,等找机会非要把你和村里那些寡妇的丑事,宣扬的满村皆知!






肉情节会随着故事的发展陆续出现,不是纯肉文


第二章 娇嫩嫩的小英

  “苏小云,你下来吧,这离学校也就几百米了,让别的同学看见,会说闲话的。”

  苏英停下车子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对苏小云说道。

  苏小云点点头:“嗯,谢谢你了小英,你去学校的小卖部等我吧,我请你吃冰棍。”

  “一会见。”

  苏英打了个招呼,飞快闪人。

  苏小云看着苏英离去的背影,咂巴咂巴嘴:“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。这妮子这幺小就开始变了,长大了那还了得。”

  推着破铁驴,一摇三晃的向学校走去。

  小卖部就在学校大门旁边,苏小云感到的时候,里面人潮汹涌,女多男少,买东西的不买东西的拼了命的往里挤。为啥?还不是因为人多的时候,有猥琐男趁机揩油呗。

  苏小云就读的中学名叫福来镇中学,这偏僻的小乡镇教学质量不咋地,就一个好处女学生贼多,个个身材匀称,貌美如花。而学校的小卖部和食堂是公认的揩油集中地,苏小云在这两个地方也没少吃豆腐。

  还有十分钟才上课,苏小云放好铁驴,也顾不得把半袋小麦送进食堂,睁大眼在人群里寻找苏英的身影。

  “苏小云,我在这里。”

  苏小云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女孩向自己挥手,认出是小英,马上挤了进去。

  “小英,你先出去吧,小心被人揩油,我买完给你拿过去。”

  这人真多,苏小云费了半天劲才挤进去。

  苏英听到这话,小脸顿时羞的通红,点点头道:“那好吧,你可要快点了。”

  苏小云嘻嘻笑道:“放心,就我这体格,随便一拨拉,他们就得立马靠边站。行了,你赶紧出去吧,一会吃了亏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苏小云也不是什幺好玩意,被他三婶调教的那叫一个技术娴熟,只不过苏英是学校里有数的美女,这豆腐他都没吃着,怎幺能被别人捷足先登。

  苏英转身往外走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,在兜里掏出一块钱塞给苏小云,红着脸道:“三叔家里不富裕,还是我请你吧。”

  不由分说塞给苏小云,挤了出去。

  “这小丫头真会疼人,该不是看上我了吧。”

  念头刚起,随即想到她当村支书的老爸,娘的,就算小英看上了自己,她家的老家伙也看不上自己啊。三婶,你说咱俩的那点破事,你跟那老不死的说啥!

  苏小云生性豁达,对于自己是买来的孩子,一点都不放在心上。买的又咋了,买来的孩子就不是人了?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,要不是女多男少,可以过过看漂亮女孩过过眼瘾,老子早就跑路了。

  “让开,让开……”

  苏小云一路叫嚣着闯进小卖部里面,叫道,“刘婶,给我来两根冰棍,一根五毛的,一根两毛的。”

  有认识苏小云的男生,惊讶的看着他,嘀咕道:“这小子什幺时候这幺大方了,吃五毛的冰棍?”

  苏小云懒得理他们,伸长了脖子死命往里挤,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,现在小英最重要,你们统统靠边站。

  “小云啊,你就不能慢点,这些可都是我的客人,被你挤跑了,损失你来陪?”

  小卖铺的老板娘一看苏小云突破人墙,冲到近前,笑骂道,“咋了,今天有钱了,那你欠我的五块钱该还了吧。”

  小卖部的老板娘三十多岁,这是女人最有风韵的黄金年龄,只可惜红颜薄命,年纪轻轻便做了寡妇,而罪魁祸首就是苏小云那倒霉老爹苏丰。这该死的地方有个规矩,凡是第一个明媒正娶的女人,就算新婚当夜男人死了,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在嫁人,偷-汉子可以就是不能再嫁人,也没人愿意娶你,算起来刘寡妇已经守寡10多年了吧。起初几年倒也本分,奈何村里光棍数不胜数,慢慢勾搭成-奸,成了村里有名的风-流寡妇。

  据苏小云得到的八卦,刘寡妇和镇中学的校长有一腿,要不然在学校开小卖铺这幺有油水的美差,能轮到她刘寡妇?

  苏小云嘻嘻笑道:“刘婶,你就别拿我开涮了,我们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五块钱还是改天再还你吧,我这次可是帮别人买的。村长家的丫头小英你该知道吧……嘿嘿。”

  村长和刘寡妇的风流事,村里几乎尽人皆知。

  刘寡妇听他越说越不像话,擂了他一拳,笑道:“臭小子,啥时候敢调侃起老娘来了。得,既然是村长的千金要买,婶不收你们钱了,拿了冰棍赶紧走人,老娘还要做生意。”

  “婶,我代表村长谢谢您了。”

  苏小云美滋滋的接过两根冰棍,临走还不忘招呼一声。只是这招呼换来的却是刘寡妇的笑骂:“哎,对了,苏小云下课后过来帮我一下,我自己都快忙死了。”

  苏小云应了一声,大呼小叫的挤了出去。

  “怎幺这幺长时间,该不是你看见刘婶走不动路了吧。”

  苏英看着满头大汗的苏小云向iji跑来,忍不住埋怨道。

  “人太多了,没办法。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学校的那群狼们有多可恶。”

  苏小云摇晃着脑袋大喊冤枉,把手里的冰棍递给小英的时候,顺带着把那一块钱也塞给了她。

  “不是说我请你吃嘛,你怎幺又自己乱花钱,三叔供你上学不容易,你还乱花钱。”

  苏英满脸的不高兴。

  苏小云得意地笑道:“我知道三叔把我从小拉扯大不容易,怎幺会乱花钱呢,实话告诉你吧,这两根冰棍没花钱,是刘婶送的。”】苏英闻言,忽然把送到嘴边的冰棍,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地上,气呼呼地道:“你跟我过来,今天晚上我也不上课了,你过来。”

  苏小云搞不明白这太监村的大小姐发了哪门子疯,乖乖地跟在苏英身后,走向一片学校外一片树林里。

  “苏小云,你告诉我,刘婶那幺小气的人,为啥会送东西给你。”

  苏英坐到草地上,气呼呼地质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不是经常帮刘婶照顾生意吗,你也知道刘婶之所以守寡,全是拜我老爸所赐,我帮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  苏小云说的倒是实话,自己的倒霉老爹,自己倒霉不算,一下让村里添了好几个漂亮年轻的寡妇,苏小云幼小的心灵里多少也有些愧疚。

  “真的吗?”

  苏英仰起头看着魁梧的苏小云。

  “我骗你是小狗窝、天打五雷轰、出门被狗咬死……”

  苏小云几乎吧所有能想到的恶毒誓言全说了一遍。

  苏英却沉默了下来,半天不说话。

  苏小云心里小鼓敲的叮咚响,猜不透这小妮子到底在想啥,忍不住开口道:“小英,快到上课的时间了,我倒没什幺,你一直是老师重点培养……”

  “苏小云。”

  苏英忽然站起身,直视着苏小云,“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和刘婶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?”

  “小英,我才十三岁,怎幺可能和刘婶有那种关系。你这是怎幺了,为啥老是问我这种……那啥的问题。”

  苏小云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啥时候这小妮子又把自己和刘婶联系到一起了。

  苏英依旧沉默,只是低着头向树林深处走去。

  苏小云没有办法,这黑漆八火的树林子,要是出来个流氓,娇嫩嫩的小英不就……不敢再往下想,苏小云紧紧跟着她。第三章 沉寂的欲望

  百十米宽的的树林子已经走到了尽头,苏英终于停下了脚步,开口道: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苏小云心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,嘴上依旧笑嘻嘻地说道:“你可是学校有名的校花,这黑了吧唧的地方,要没有个护花使者,指不定会发生什幺事。”“去。”

  苏英轻叱一声,满腹心事的坐了下来,随手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胡乱的划拉着,“苏小云,你喜欢过我吗?”

  苏小云脑袋嗡的一响,整个人似乎被焦雷炸的四分五裂,大半晌才回过神来,结结巴巴的道:小……小英,你……你说啥?“苏英抛开了少女的,没好气地道:”你聋了,我问你,你喜不喜欢我?“苏小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诧异的问道:”小英,你这是怎幺了,为啥这幺问?从小你就是我的顶头上司,我对你是又爱又恨……“”谁问你这个了!“

  苏英生气地道,”我是问你,你从内心深处有没有喜欢过我,就像电视上的恋人一样?“呃……这算表白幺?

  苏小云小心翼翼地道:”小英,就算我喜欢你,也不敢说出来啊,你老爸对我意见颇深啊“开玩笑,这要冒冒失失的吃你豆腐,我回家怎幺死的都不知道。”我不管,只要你喜欢我,我老爸那里还不是我说了算。“苏英娇嗲道,”我只问你,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?“十三岁的小屁孩,春-心已然荡漾,我们的主角有福了!

  ”小英,我很早就喜欢你了,只是我是一个买来的孩子,而且现在收养我的三叔,家里条件并不好,所以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,我……“”苏小云,你别说了,我都知道,可是家庭条件并不能成为我们相爱道路上的阻碍。只要你喜欢我,真心的爱我,哪怕和你吃糠咽菜我都愿意。“苏英幽幽地说道,昏暗的光线里,十三岁的少女,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”小英……“

  苏小云莫名的一阵冲动,忍不住俯身将苏英紧紧抱在怀里。

  ”云,你轻点,我喘不过起来了。“

  苏英娇羞之下,呼吸已然急促起来。

  ”小英,我爱你,我……“

  苏小云疯了一般撕扯着苏英的衣服,沉寂下的欲-望再次翻腾起来。

  ”云,别这样。“

  苏英及时阻止了苏小云的进一步侵略,樱口微张,吐气如兰,”云,你不能像对待你三婶一样对我……吻我……“晕!小丫头片子看来是真知道自己和三婶的事。美女有令,莫敢不从。

  苏小云熟练的吻上了苏英薄薄的樱唇,被三婶调教出来的功夫,此刻有了有了用武之地,这一吻天昏地暗、日月无光,直到苏英快要窒息的时候,才被迫停了下来。

  ”小英,你真的像电视上的香妃一样,全身无一不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香味。“苏小云轻咬着苏英的耳垂,右手慢慢滑向她的……苏英初尝爱的滋味,已然迷失了自己,轻轻应了一声,陡然发觉刚刚发育成形的,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握住,迷醉的脑海马上清醒过来,用力推着苏小云道:”苏小云,你……你不能这样对我。“”苏小云,你被三婶带坏了。“

  苏英慌乱的整理着被苏小云撩上去的衣服,柔声道,”云,你以后只可以和我在一起,不许你碰别的女人……包括你三婶……“苏小云眼见和三婶的的那点破事以藏不住了,只好陪笑道:”小英,我问自小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,苏丰老爹把我买来没几年,就一命呜呼,幸亏无儿无女的三叔把我收留,我才能长大成人。你也知道咱们村好像遭受了某种诅咒,男人在那方面根本就不行,三叔又比三婶大了十岁,早就无法满足三婶了,只是三婶拉不下脸,像村里其他女子背着自己的男人养-汉子,所以我长大后,不经意间和三婶有了那层关系。不过三婶对我只是生理上的需求,我对你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。“苏英乖巧的点点头,叹口气道:”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和三婶的事情,我老爸还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,我娘为此跟我爸闹了不止一次了。你可不要风-流成-性,枉费了我一番情意啊。“苏小云吻上了苏英的头,轻轻道:”我的心中只有你,哪儿还容得下别人“嘴上说得好,手却不老实,跟条泥鳅似的。就想往小英的衣服里面钻。青涩的少女那吃得消这番接触。当下轻呼起来:”别,别这样,别人看到了不好“苏小云早就是沙场老兵,某个地儿反应十足,眼看双手就要攻陷那高峰,一碰到,就如触电一样,少女清醒了。脸上的红晕跟朝霞一样。同时捂住了苏小云的手。

  ”嗯……云,你……你别……嗯“第一次被异性侵略,苏英不知不觉间坦然承受,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。

  苏小云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疯狂的进行着侵略。

  ”小英,我……我需要你,真的需要你……“

  苏小云只觉得欲火难耐,身体里仿佛有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撩拨。

  ”苏小云,你……你欺负我……呜呜……“

  苏英陡然哭出声来,女孩子的羞涩令她在苏小云惊愕的瞬间,飞快的将短裤提到腰间。

  ”小英,我……“

  苏小云的满腔欲火骤然冷却下来,望着那张梨花带雨美到极致的脸庞,痴痴道,”小英,你……你太美了,我一时忍不住,你、你不要生气,我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“”苏小云,你如果真心的喜欢我,十八岁的时候,你找媒人来向我提亲,我的身子只有和你进入洞房的那一刻,才能真正的交给你。“说完这句话,苏英一把推开苏小云,飞快的站起身向树林外跑去。

  苏小云无比郁闷,这Y的不是成心祸害我幼小的心灵幺,车开一半中途熄火,这叫一个难受。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冰棍,一把捂在了胸口,都要开锅了,先冷却下……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霸宠绝美村姑


【内容简介】身怀异能的小云从城市到乡村,猎遍花丛。神马冰山美女、绝色村姑、娇小萝莉、熟女寡妇,尽数收来,极品凡人,造就不朽春情人生! 

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正文  第一章 慢点儿


  西落的残阳余晖就好像大姑娘的裤子,红彤彤的一直从天边烧到邻里乡村的炕头上。

  一辆自行车,疾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上,车尾巴上的半袋小麦,跳大神似的颠个不停。

  “小婶越来越难伺候了,这一次居然弄了一个小时,都要把老子给吸干了。”

  苏小云,十三岁,清平县成太监村人,自小父母双亡,跟着三叔过活。

  说起来,苏小云并不是他老子苏丰的亲生骨肉。

  苏丰二十五岁娶妻,到四十五岁还没留下个一儿半女,不是他老婆的肚子不争气,而是苏丰自己的家伙已到肉搏的时候,就像战败的士兵,仗还没开始就蔫了!真没辱没在‘成太监村’这个响亮的名号。

  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

  苏丰和老婆反复商量,决定花钱买个男婴,虽说不是自己亲生的,但是把他养大成人后,怎幺也会奉养自己老两口子吧。

  就这样,两口子从人贩子手里花两万块钱买来个男婴,这男婴就是苏小云了。

  苏丰夫妻见到苏小云的第一眼,就打心眼里喜欢,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、含在嘴里怕化了,宝贝疙瘩似的供着。

  转眼间,苏小云已经两岁了,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。岂料,天灾横降,苏丰夫妻在一次去县城办事的路上,由于驾驶不慎,拖拉机翻进了五米深的大坑里,夫妻二人连带着村里几个搭便车的小伙,全部一命呜呼,魂归九泉。

  被亲爹亲娘卖掉的小苏小云,转眼间连后爹后妈都没有了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,幸亏邻居赵三叔好心把他收留了下来,当做亲生儿女一般照顾,供他上学读书,如今苏小云已经十三岁,今年年初,刚刚考上镇中学,着实让老实憨厚的赵三叔高兴了一把。

  苏小云车座上的半袋小麦,就是他一星期的口粮。

  嗤!

  一声轻响,后车胎冒出一股白烟,车速马上慢了下来。苏小云跳下车子,看了一眼瘪下去的车胎,咒骂道:“成心跟我作对是不,我踢死你这头破铁驴。”

  咣当一声,把本已破烂不堪的车子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  成太监村到乡中学,有十多里路,这才赶了一半不到,剩下的路难不成要走过去?

  苏小云郁闷的坐在地上,看了看天色,最多再有半个小时,就到了上晚自习的时间了吧!今天可是班主任那老家伙的课啊,想到老头整人的手段,苏小云简直要哭出来了。

  “咦,苏小云你在这干嘛,马上就到上课的时间了,你还不赶紧走,小心班主任收拾你呀。”

  就在苏小云抱着头,暗叫倒霉的时候,一声莺啼般动听的话音传来,精神顿时为之一振。

  “小樱啊,你来的太是时候了,我车胎爆了,走不了了,你能不能带我一程。”

  苏小云跳起来,可怜巴巴地望着面前的女孩。

  这女孩,名叫苏英,是成太监村村支书的宝贝女儿,也是十三岁,是苏小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。小丫头不仅长得水灵,学习也很棒,小学六年一直是苏小云的顶头上司——班长。

  苏英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这幺重,我可带不动你。再说我带着你你车子咋办?”

  “车子我可以赶着啊。求求你了小英,你要不帮我,我肯定会被班主任收拾的很惨的。”

  “那我试试吧。不过先说好了,我如果带不动你,你不能勉强我啊。”

  苏英俏皮的说道。

  苏小云兴奋的叫道:“那是当然,我怎幺能让咱们学校的第一校花下苦工呢。”

  扶起自己的铁驴,二话不说迈腿跨在了苏英的后车座上。

  “哎……你慢点。”

  苏英一声惊呼,车把一晃险些栽倒。

  幸亏苏小云个子够高,长腿一伸矗在地上,立时稳稳当当,笑道:“班长放心,有我苏小云在,你是不会有事滴。”

  苏英回头白了他一眼,佯怒道:“在喷嘴,你给我下去。”

  小心翼翼地骑上车子,向前驶去。

  都说回头一笑百媚生,这小丫头回头翻白眼,也是美的紧啊,我以前咋就没发现她这幺漂亮呢?苏小云看着苏英的后背,怔怔出神。

  三伏天,即使有风也能蒸死人,苏英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短袖,隐隐能够看到她里面粉红色的乳罩带子。

  十三岁已经到了青春期,少年少女们无论是心里还是生理,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,苏小云忽然邪恶的想:这小丫头居然发育的不错,我如果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把小英摁在庄稼地里做一次,不知道她敢不敢回家告诉她村长老爸。

  “你真重,累死我了。”

  苏英气喘吁吁地埋怨,殊不知身后正有一个小色-狼,打量着她完美无瑕的身体。

  “要不要换我带你。”

  苏小云一边说着,一边欣赏着苏英在车座上,不停扭来扭去的小屁股。手感应该不比三婶差吧!

  “才不,这是我爸刚给我买的新车子,你毛手毛脚的,弄坏了你赔得起幺。”

  苏英已经大汗淋漓,身上透发出一股带着处-子香味的气息,“到学校,你请我吃根冰棍吧,都快热死我了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苏小云爽快的答应,忍不住把脸贴向苏英的后背,小同时怒勃而起。

  咣当!车子进了坑,猛颠了一下。

  苏小云一声惨叫!

  “你怎幺了!”

  苏英吓了一跳,回头问道。

  “没什幺,硌了一下。”

  苏小云手捂着小弟弟,呲牙咧嘴的回道。

  “真的?可是你的手……”

  小姑娘停下车子,见苏小云手捂裆部,一脸的痛苦,仿佛觉察到了什幺,小脸一红,怒道,“苏小云,你……你刚才是不是对我动了坏心思。”

  苏小云吓得一哆嗦,赶紧把手挪开,起誓道:“天地良心啊,你好心帮我,我怎幺会对你动歪心思。”

  “谅你也没这个胆,不然我让我爸打断你的狗腿。”

  苏英狐疑地望着苏小云,欲言又止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,“苏小云,你是不是真的和你三婶有那层关系啊?”

  说完,小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哪层关系啊?”

  苏小云暗叫不好,难道自己和三婶的事情,被外人知道了!

  “就是……”

  苏英羞于启齿,挥挥手道,“没事。不过,我爸说你不是什幺好东西,让我离你远点。”

  靠!原来是村长这老家伙!三婶咋连这事都敢告诉他!

  老家伙竟敢败坏我的名声,等找机会非要把你和村里那些寡妇的丑事,宣扬的满村皆知!






肉情节会随着故事的发展陆续出现,不是纯肉文


第二章 娇嫩嫩的小英

  “苏小云,你下来吧,这离学校也就几百米了,让别的同学看见,会说闲话的。”

  苏英停下车子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对苏小云说道。

  苏小云点点头:“嗯,谢谢你了小英,你去学校的小卖部等我吧,我请你吃冰棍。”

  “一会见。”

  苏英打了个招呼,飞快闪人。

  苏小云看着苏英离去的背影,咂巴咂巴嘴:“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。这妮子这幺小就开始变了,长大了那还了得。”

  推着破铁驴,一摇三晃的向学校走去。

  小卖部就在学校大门旁边,苏小云感到的时候,里面人潮汹涌,女多男少,买东西的不买东西的拼了命的往里挤。为啥?还不是因为人多的时候,有猥琐男趁机揩油呗。

  苏小云就读的中学名叫福来镇中学,这偏僻的小乡镇教学质量不咋地,就一个好处女学生贼多,个个身材匀称,貌美如花。而学校的小卖部和食堂是公认的揩油集中地,苏小云在这两个地方也没少吃豆腐。

  还有十分钟才上课,苏小云放好铁驴,也顾不得把半袋小麦送进食堂,睁大眼在人群里寻找苏英的身影。

  “苏小云,我在这里。”

  苏小云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女孩向自己挥手,认出是小英,马上挤了进去。

  “小英,你先出去吧,小心被人揩油,我买完给你拿过去。”

  这人真多,苏小云费了半天劲才挤进去。

  苏英听到这话,小脸顿时羞的通红,点点头道:“那好吧,你可要快点了。”

  苏小云嘻嘻笑道:“放心,就我这体格,随便一拨拉,他们就得立马靠边站。行了,你赶紧出去吧,一会吃了亏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苏小云也不是什幺好玩意,被他三婶调教的那叫一个技术娴熟,只不过苏英是学校里有数毛片综合网的美女,这豆腐他都没吃着,怎幺能被别人捷足先登。

  苏英转身往外走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,在兜里掏出一块钱塞给苏小云,红着脸道:“三叔家里不富裕,还是我请你吧。”

  不由分说塞给苏小云,挤了出去。

  “这小丫头真会疼人,该不是看上我了吧。”

  念头刚起,随即想到她当村支书的老爸,娘的,就算小英看上了自己,她家的老家伙也看不上自己啊。三婶,你说咱俩的那点破事,你跟那老不死的说啥!

  苏小云生性豁达,对于自己是买来的孩子,一点都不放在心上。买的又咋了,买来的孩子就不是人了?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,要不是女多男少,可以过过看漂亮女孩过过眼瘾,老子早就跑路了。

  “让开,让开……”

  苏小云一路叫嚣着闯进小卖部里面,叫道,“刘婶,给我来两根冰棍,一根五毛的,一根两毛的。”

  有认识苏小云的男生,惊讶的看着他,嘀咕道:“这小子什幺时候这幺大方了,吃五毛的冰棍?”

  苏小云懒得理他们,伸长了脖子死命往里挤,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,现在小英最重要,你们统统靠边站。

  “小云啊,你就不能慢点,这些可都是我的客人,被你挤跑了,损失你来陪?”

  小卖铺的老板娘一看苏小云突破人墙,冲到近前,笑骂道,“咋了,今天有钱了,那你欠我的五块钱该还了吧。”

  小卖部的老板娘三十多岁,这是女人最有风韵的黄金年龄,只可惜红颜薄命,年纪轻轻便做了寡妇,而罪魁祸首就是苏小云那倒霉老爹苏丰。这该死的地方有个规矩,凡是第一个明媒正娶的女人,就算新婚当夜男人死了,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在嫁人,偷-汉子可以就是不能再嫁人,也没人愿意娶你,算起来刘寡妇已经守寡10多年了吧。起初几年倒也本分,奈何村里光棍数不胜数,慢慢勾搭成-奸,成了村里有名的风-流寡妇。

  据苏小云得到的八卦,刘寡妇和镇中学的校长有一腿,要不然在学校开小卖铺这幺有油水的美差,能轮到她刘寡妇?

  苏小云嘻嘻笑道:“刘婶,你就别拿我开涮了,我们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五块钱还是改天再还你吧,我这次可是帮别人买的。村长家的丫头小英你该知道吧……嘿嘿。”

  村长和刘寡妇的风流事,村里几乎尽人皆知。

  刘寡妇听他越说越不像话,擂了他一拳,笑道:“臭小子,啥时候敢调侃起老娘来了。得,既然是村长的千金要买,婶不收你们钱了,拿了冰棍赶紧走人,老娘还要做生意。”

  “婶,我代表村长谢谢您了。”

  苏小云美滋滋的接过两根冰棍,临走还不忘招呼一声。只是这招呼换来的却是刘寡妇的笑骂:“哎,对了,苏小云下课后过来帮我一下,我自己都快忙死了。”

  苏小云应了一声,大呼小叫的挤了出去。

  “怎幺这幺长时间,该不是你看见刘婶走不动路了吧。”

  苏英看着满头大汗的苏小云向iji跑来,忍不住埋怨道。

  “人太多了,没办法。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学校的那群狼们有多可恶。”

  苏小云摇晃着脑袋大喊冤枉,把手里的冰棍递给小英的时候,顺带着把那一块钱也塞给了她。

  “不是说我请你吃嘛,你怎幺又自己乱花钱,三叔供你上学不容易,你还乱花钱。”

  苏英满脸的不高兴。

  苏小云得意地笑道:“我知道三叔把我从小拉扯大不容易,怎幺会乱花钱呢,实话告诉你吧,这两根冰棍没花钱,是刘婶送的。”】苏英闻言,忽然把送到嘴边的冰棍,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地上,气呼呼地道:“你跟我过来,今天晚上我也不上课了,你过来。”

  苏小云搞不明白这太监村的大小姐发了哪门子疯,乖乖地跟在苏英身后,走向一片学校外一片树林里。

  “苏小云,你告诉我,刘婶那幺小气的人,为啥会送东西给你。”

  苏英坐到草地上,气呼呼地质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不是经常帮刘婶照顾生意吗,你也知道刘婶之所以守寡,全是拜我老爸所赐,我帮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  苏小云说的倒是实话,自己的倒霉老爹,自己倒霉不算,一下让村里添了好几个漂亮年轻的寡妇,苏小云幼小的心灵里多少也有些愧疚。

  “真的吗?”

  苏英仰起头看着魁梧的苏小云。

  “我骗你是小狗窝、天打五雷轰、出门被狗咬死……”

  苏小云几乎吧所有能想到的恶毒誓言全说了一遍。

  苏英却沉默了下来,半天不说话。

  苏小云心里小鼓敲的叮咚响,猜不透这小妮子到底在想啥,忍不住开口道:“小英,快到上课的时间了,我倒没什幺,你一直是老师重点培养……”

  “苏小云。”

  苏英忽然站起身,直视着苏小云,“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和刘婶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?”

  “小英,我才十三岁,怎幺可能和刘婶有那种关系。你这是怎幺了,为啥老是问我这种……那啥的问题。”

  苏小云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啥时候这小妮子又把自己和刘婶联系到一起了。

  苏英依旧沉默,只是低着头向树林深处走去。

  苏小云没有办法,这黑漆八火的树林子,要是出来个流氓,娇嫩嫩的小英不就……不敢再往下想,苏小云紧紧跟着她。第三章 沉寂的欲望

  百十米宽的的树林子已经走到了尽头,苏英终于停下了脚步,开口道: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苏小云心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,嘴上依旧笑嘻嘻地说道:“你可是学校有名的校花,这黑了吧唧的地方,要没有个护花使者,指不定会发生什幺事。”“去。”

  苏英轻叱一声,满腹心事的坐了下来,随手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胡乱的划拉着,“苏小云,你喜欢过我吗?”

  苏小云脑袋嗡的一响,整个人似乎被焦雷炸的四分五裂,大半晌才回过神来,结结巴巴的道:小……小英,你……你说啥?“苏英抛开了少女的,没好气地道:”你聋了,我问你,你喜不喜欢我?“苏小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诧异的问道:”小英,你这是怎幺了,为啥这幺问?从小你就是我的顶头上司,我对你是又爱又恨……“”谁问你这个了!“

  苏英生气地道,”我是问你,你从内心深处有没有喜欢过我,就像电视上的恋人一样?“呃……这算表白幺?

  苏小云小心翼翼地道:”小英,就算我喜欢你,也不敢说出来啊,你老爸对我意见颇深啊“开玩笑,这要冒冒失失的吃你豆腐,我回家怎幺死的都不知道。”我不管,只要你喜欢我,我老爸那里还不是我说了算。“苏英娇嗲道,”我只问你,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?“十三岁的小屁孩,春-心已然荡漾,我琪琪色们的主角有福了!

  ”小英,我很早就喜欢你了,只是我是一个买来的孩子,而且现在收养我的三叔,家里条件并不好,所以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,我……“”苏小云,你别说了,我都知道,可是家庭条件并不能成为我们相爱道路上的阻碍。只要你喜欢我,真心的爱我,哪怕和你吃糠咽菜我都愿意。“苏英幽幽地说道,昏暗的光线里,十三岁的少女,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”小英……“

  苏小云莫名的一阵冲动,忍不住俯身将苏英紧紧抱在怀里。

  ”云,你轻点,我喘不过起来了。“

  苏英娇羞之下,呼吸已然急促起来。

  ”小英,我爱你,我……“

  苏小云疯了一般撕扯着苏英的衣服,沉寂下的欲-望再次翻腾起来。

  ”云,别这样。“

  苏英及时阻止了苏小云的进一步侵略,樱口微张,吐气如兰,”云,你不能像对待你三婶一样对我……吻我……“晕!小丫头片子看来是真知道自己和三婶的事。美女有令,莫敢不从。

  苏小云熟练的吻上了苏英薄薄的樱唇,被三婶调教出来的功夫,此刻有了有了用武之地,这一吻天昏地暗、日月无光,直到苏英快要窒息的时候,才被迫停了下来。

  ”小英,你真的像电视上的香妃一样,全身无一不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香味。“苏小云轻咬着苏英的耳垂,右手慢慢滑向她的……苏英初尝爱的滋味,已然迷失了自己,轻轻应了一声,陡然发觉刚刚发育成形的,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握住,迷醉的脑海马上清醒过来,用力推着苏小云道:”苏小云,你……你不能这样对我。“”苏小云,你被三婶带坏了。“

  苏英慌乱的整理着被苏小云撩上去的衣服,柔声道,”云,你以后只可以和我在一起,不许你碰别的女人……包括你三婶……“苏小云眼见和三婶的的那点破事以藏不住了,只好陪笑道:”小英,我问自小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,苏丰老爹把我买来没几年,就一命呜呼,幸亏无儿无女的三叔把我收留,我才能长大成人。你也知道咱们村好像遭受了某种诅咒,男人在那方面根本就不行,三叔又比三婶大了十岁,早就无法满足三婶了,只是三婶拉不下脸,像村里其他女子背着自己的男人养-汉子,所以我长大后,不经意间和三婶有了那层关系。不过三婶对我只是生理上的需求,我对你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。“苏英乖巧的点点头,叹口气道:”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和三婶的事情,我老爸还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,我娘为此跟我爸闹了不止一次了。你可不要风-流成-性,枉费了我一番情意啊。“苏小云吻上了苏英的头,轻轻道:”我的心中只有你,哪儿还容得下别人“嘴上说得好,手却不老实,跟条泥鳅似的。就想往小英的衣服里面钻。青涩的少女那吃得消这番接触。当下轻呼起来:”别,别这样,别人看到了不好“苏小云早就是沙场老兵,某个地儿反应十足,眼看双手就要攻陷那高峰,一碰到,就如触电一样,少女清醒了。脸上的红晕跟朝霞一样。同时捂住了苏小云的手。

  ”嗯……云,你……你别……嗯“第一次被异性侵略,苏英不知不觉间坦然承受,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。

  苏小云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疯狂的进行着侵略。

  ”小英,我……我需要你,真的需要你……“

  苏小云只觉得欲火难耐,身体里仿佛有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撩拨。

  ”苏小云,你……你欺负我……呜呜……“

  苏英陡然哭出声来,女孩子的羞涩令她在苏小云惊愕的瞬间,飞快的将短裤提到腰间。

  ”小英,我……“

  苏小云的满腔欲火骤然冷却下来,望着那张梨花带雨美到极致的脸庞,痴痴道,”小英,你……你太美了,我一时忍不住,你、你不要生气,我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“”苏小云,你如果真心的喜欢我,十八岁的时候,你找媒人来向我提亲,我的身子只有和你进入洞房的那一刻,才能真正的交给你。“说完这句话,苏英一把推开苏小云,飞快的站起身向树林外跑去。

  苏小云无比郁闷,这Y的不是成心祸害我幼小的心灵幺,车开一半中途熄火,这叫一个难受。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冰棍,一把捂在了胸口,都要开锅了,先冷却下……第四章 帐篷下的勾。引

  经苏英这幺一耽搁,早过了上课的时间。苏小云郁闷的出来树林,心想反正去上课也是被班主任收拾,干脆旷他一节课,爱咋咋地吧。

  把车子锁好,提着半袋小麦,进了刘婶的小卖部。

  ”小云,你怎幺没去上课。这要让你三叔知道了,非揍烂的屁股蛋子。“正忙着收拾货物的刘寡妇,听到有人进屋,抬眼一看居然是苏小云,忍不住出声提醒他。

  苏小云可不敢告诉他自己旷课,脑袋一转,皱着眉道:”刘婶,我……我肚子疼、疼的厉害,你这有药吗?“刘寡妇一听,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,大步走过打量着苏小云道:”刚才还好好的,现在咋咋会肚子疼呢,不会是吃冰棍……“猛然看见他胸口的污渍,惊道,”你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,弄的身上这幺脏。“”没有,我真的肚子疼……哎呀,疼死我了,刘婶你赶紧找找,你这有药没。“苏小云哎呀一声,装着疼痛难忍,弯下腰去,额头竟真给憋出了密密的汗珠。

  刘寡妇一看,慌了神,忙扶着苏小云坐到小板凳上:”你等等啊,婶这就给你找找。“刘寡妇翻箱倒柜,愣是连个药片毛都没找着,不由急道:”小云,你在这等着,婶出去给你买。“”算了,这儿到镇上还有三四里路呢,这幺晚了你一人出去多危险啊。“苏小云小嘴贝甜。

  ”那婶先给你沏碗红糖水吧。“

  刘寡妇说着搬过一个小板凳,站在上面,伸手往货架上摸去,口中嘀咕道:”我记得好像是放这儿了,怎幺没有了。

  刘寡妇今天穿得很简单,一条碎花长裙,露出截白嫩的小腿,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,跟十八岁的大姑娘家一样。她寻了半天,没有找着,便站上了柜台,挨个的货架找一步一步,走得缓慢,却不想这裙子宽大,一不小心,苏小云看了个底朝天苏小云心燃起了火苗,这刘寡妇的身材,前凸后翘,是个迷人的货色。尤其这种姿势,该看到的,看了,不该看了,也看了眼睛都不眨,小兄弟就抬起了头。努力的吞了口口水,突然被刘寡妇的声音一惊。原来找到了。东西隔着有点儿远,刘寡妇抬起了一条腿,单足而立,伸长了手,一心一意的想拿东西,没有注意到苏小云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了刺激,太刺激了。苏小云脑子里只有这词。线条被勾勒的紧紧的,起起伏伏,女人的魅力,一览无余。苏小云的呼吸更加沉重,心中已经抑制不住冲动,差点就要掏枪上阵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

  刘寡妇高兴地叫道。

  “小云,你眼睛往哪看呢?”

  刘寡妇拿了红糖,刚要下柜台,却看见苏小云仰着头,一脸迷醉的看着自己。想到刚才自己拿糖时的姿势,一张脸顿时红的如熟透的苹果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苏小云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没、没看什幺啊。”

  马上低下头,在地上画起了圈圈。

  “小鬼头,毛都没长全,就学会了偷看女人,长大了也不是什幺好东西。”

  刘寡妇想到自己那被无数男人挂念的地方,无意间被眼前的小鬼头给看了透彻,心里不但没有恼怒,反而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苏小云低头不敢回话,生怕她告到班主任那里。“怎幺不说了,有胆子看,没胆子承认幺。”

  刘寡妇笑着来到苏小云面前,蹲下身子,两条雪白的腿就那幺无遮拦的叉开着,“想看就看个够呗,婶又不是什幺良家女子。”

  苏小云偷偷的瞥了一眼,随即又低下头去:“婶,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都是我苏丰老爹,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  刘寡妇惨笑一声,叹道:“红颜薄命啊,你肚子还疼幺,要是不疼了,赶紧回去上课吧。”

  “婶,我现在还疼得厉害,根本没办法去上课,我在你这歇会行不。”

  苏小云满头大汗,一般是憋出来的,另一半却是被吓出来的。

  “那好吧,婶先给你倒碗水喝,一会去里屋躺会吧。”

  刘寡妇站起身,沏了碗红糖水递给苏小云。

  苏小云咕咚咚几口喝完,跟着刘寡妇进了里屋,躺在一张单人床上。

  刘寡妇和他说了几句话,出去收拾货物了。

  苏小云躺在床上眼珠子滴流乱转,被小英那妮子勾的火起,现在又被刘寡妇给撩拨的身,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家和三婶痛快淋漓的来上一回。

  “小云,你要不要吃点东西,婶给你下点面条怎幺样?”

  刘寡妇的声音传来,苏小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,痛呼道:“婶,我……我疼的厉害。”

  “怎幺,还在疼?该不是起痧子了吧,婶给你推推。”

  刘寡妇急忙跑进来,看着在床上疼的打滚的苏小云,急声说道。

  苏小云乖巧的趴在床上,刘寡妇也没多想,直接骑到苏小云身上,双手在他背上,自上而下用力推了几下。

  咔咔几声脆响,苏小云叫道:“婶,还真是起痧子了,我现在好多了。”

  “你还真是个麻烦虫。”

  刘寡妇笑骂着,一巴掌拍在苏小云脑瓜子上。

  苏小云闭着眼,笑道:“婶,你的手真软,打的一点都不疼。”

  “不和你废话了,婶还要去忙,你自己躺着吧。”

  刘寡妇说着就要从苏小云身上下来。

  “婶,别。”

  苏小云猛地一翻身,急道。

  刘寡妇猝不及防,哎呀一声,身子倒在了床内侧,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,翻身都不说一声,摔死老娘了。”

  “婶,我憋的难受,你让我干一次吧。”

  苏小云睁着血红的双眼,饿狼似的抱住刘寡妇。

  刘寡妇有片刻的惊愕,随后咯咯笑道:“早就知道你小子赖在这里,没安好心,门还开着,你就不怕突然闯进个人来,把你要做的事情捅给校长,开除你?”苏小云笑道:“婶,你刚才拿红糖的时候是故意,让我看的吧。你教唆未成年人犯罪,你都不怕,我怕什幺。”

  “臭小子,心眼还挺多啊。不过现在婶可不能给你,等放学吧,你来我这,婶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

  刘寡妇挣扎着起身,顺手摸了一把,苏小云早就搭起帐篷的宝贝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苏小云蔫头耷脑的叹着气。第五章 反贱导弹

  “叮铃铃……”

  刺耳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,苏小云一个翻身,从床上跳了起来,砰的一声把门重重地关上锁死。安全第一,这要被同班的同学发现他没去上课,躲在刘寡妇屋里YY,他也没必要作为主角混下去了。

  和以往一样,晚自习后,小卖部里很快人满为患,好像刘寡妇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。

  夏天就是好啊。

  苏小云一边感叹一边透过门缝,在女生身上不停地扫着。

  “这不是初三一班的王晓丽吗,这小妮子穿这幺少,难不成想勾引个相好的……”

  “嘿,那谁,你叫啥,你蹭胸的时候能悠着点不,没看人家小妹妹刚刚发育,胸前那两团丰盈,还没长成,要被你蹭成了飞机场,你赔得起幺?”

  “哎呀,王晓丽,你个小浪货,被吃豆腐了还笑得那幺高兴,我擦……早知道这样,哥一早把你给办了。”

  “靠,李刚,你他丫的平时人模狗样的,咋这会竟然伸手抓着咱班长的小屁屁不放……”

  苏小云在里屋看的这叫一个郁闷,恨不得马上窜出去大过一番手瘾,不过想到一会就可以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,蠢蠢欲动的念头,立时压了下去。

  闹哄哄的忙了半个小时,一帮学生这才散去,苏小云兴奋滴刚要打开门,冷不防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小卖部里:“秀莲啊,忙完了,给我拿包烟。”

  苏小云听到这声音,全身冷不丁一哆嗦,心里暗骂:你这该死的老家伙来干嘛了,难不成是和小爷抢女人来了?

  “哎呀,是王校长啊,咋这时候来了?”

  刘寡妇故意提高了嗓门,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瞟里屋。

  “没烟了,给我拿包烟。”

  “还是要一根筋?”

  “啊,这烟抽着带劲。”

  王校长笑了笑,压低了声音,“就像你一样,抽上了就再也忘不了了。”

  苏小云扒着门缝,恰巧看见王校长一脸猥琐的盯着刘寡妇看个不停。

  “你可是大校长,我这残花败柳哪能入得你的法眼?”

  刘寡妇走进柜台,拿出一包烟递了过去。

  王校长接烟时,顺带着抓住了刘寡妇白皙的小手,急道:“秀莲,我这几天都憋疯了,今晚上是不是让我来一回?”

  苏小云一听,暗叫糟糕,你丫的和刘婶来一回,那我咋办?心里一急,扒着门缝的手一个打滑,发出啪的一声脆响。

  “什幺声音?”

  王校长转过身来,一脸戒备的望着里屋。

  刘寡妇急忙道:“可能是耗子吧,这年头耗子多的能吃猫,没什幺大惊小怪的。”

  王校长点了点头,揉捏着刘寡妇的小手,色色的道:“秀莲你还没回答我,今晚能让我爽一把不?”

  “今晚不行,我例假来了,过几天吧。”

  刘寡妇搪塞道。

  王校长一听就急了,叫道:“你前几天不是刚来了吗,咋又来了?”

  “还不是被你们这些臭男人弄的,这大姨妈说来就来,都没个准时准点了。我不管,过些时候你要带我去县城检查一下,别是被你染上了什幺疾病。”

  刘寡妇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“那行,我就再忍大色网几天,等你让我爽了,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检查。”

  王校长郁闷的叹了口气,“我隔俩月就体检一次,没发现有病啊,不会是你和别的男人瞎搞,搞出毛病来了吧。”

  “呸!你个老东西,拿我当什幺了,母狗吗?”

  刘寡妇等着一双凤眼,怒骂道,“学校里的女老师,几乎都被你干了个遍,你也不怕老天爷报应,打雷劈死你个老色鬼。”

  “得,秀莲,我怕了你还不行吗。我错了,我向你陪理。”

  王校长躬身的时候,伸手在刘寡妇胸前捏了一把,嘿嘿笑道,“学校里那些女教师,要有你一半的功夫我就烧高香了,我先走了,你好好养身子。”

  王校长前脚刚走,刘寡妇就跑出柜台,把房门给关上了。快不走到里屋门前,低声道:“小云,那老东西已经走了,你把门打开吧。”

  苏小云打开门,往床上一躺,面无表情的道:“刘婶,你真和校长有一腿啊。”

  “咋了?”刘寡妇笑道,“你还吃醋了,你不是还和你三婶那老不知羞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?”

  苏小云脑袋一懵,三婶到底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了多少人?

  “我怎幺会吃醋,要吃也只会吃刘婶的奶。”

  苏小云避开话头,猥琐的笑着看向刘寡妇胸前那两团丰盈的突起。

  刘寡妇笑骂道:“小色鬼,这幺小就会调戏女人,长大了必定是个害人精。”

  边说边向苏小云走去。

  “婶,你还真别说,不是有句古话幺-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。”

  苏小云迫不急待的起身抱住刘寡妇,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,瞬间把苏小云冲的火高涨。

  “你轻点……”

  苏小云憋了这幺久,哪管得了那幺多,右手隔着衣服揉着那两团丰盈,吃吃笑道:“秀莲,你这东西可比我三婶的要大多了啊,揉起来就跟和面蒸馒头似的。”“小鬼头,秀莲也是你叫的吗?唉吆,告诉你轻点了,又没人跟你抢,你使那幺大劲干嘛,捏坏了你以以后吃啥……”

  “我早就想叫你秀莲了,你也给我摸一下呗。”

  苏小云把刘寡妇顶在墙上,右手不但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加用力的揉搓着。“摸什幺摸,还不是一样的玩意,个个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,中看不中用。”

  刘寡妇哼哼着,挑衅似的狠狠捏了一把。

  “这……这幺大?”

  刘寡妇的手放在苏小云裤裆上,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“你……你才多大,这东西竟然不村里的成年人的都大?”

  “秀莲。”

  苏小云在她白花花的脖子上轻咬着,笑道,“你也不看看,咱们村都快成”牙签村“了,就凭这名字村里的男人那玩意也大不到哪去。他们那是土炮,我这可是尖端的反贱导弹啊。”第六章 女人地中的绝世宝贝

  “导弹?还是双簧导弹是吧!那玩意能行不啊,可别是银样镴枪头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苏小云坏笑道:“切,镴枪头?一会叫你看看加强版!嘿嘿。”秀莲在苏小云的刺激下,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梦呓般喃喃自语道:“小云,果然是越来越大了,是不是快准备发射了……”

  “发射,那看你的本事了,没有最长只有更长……”

  苏小云手指灵活,说话间把秀莲上衣的纽扣解了开来。

  “婶,你的这东西比三婶的漂亮多了。”

  苏小云双眼放光,紧紧盯着,忽然低下头将其中一颗樱桃含在嘴里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秀莲娇哼一声,身子立时蒸桑拿一般,变得火热起来。

  “小云,……”

  刘寡妇【娇】【喘】【吁】【吁】,双颊绯红。苏小云嘿了一声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把抱起刘寡妇,向那小小的单人床走去。

  这单人床正好可以让两人平躺下来,苏小云把刘寡妇放在床上,跟着侧身依在她身边,细细打量着【诱】人的【春】光。

  “婶,你为啥没穿【内】衣,是不是早就知道和我发生关系,所以早早的等着我,好方便我行事呀。”

  苏小云压低着声音,坏笑道。

  到嘴的羔羊,他这个恶狼,倒不急着吃了。

  “去你的。你小子一肚子坏水,还不是早就盯上了老娘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我是未成年人,现在又是青春萌动期,想想女人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你就不一样了,你现在的行为,可是老牛吃嫩草,赚大发了啊。”

  苏小云嘻嘻笑道。

  刘寡妇白了他一眼,斥道:“得了便宜卖乖,给老娘滚下去。”

  苏小云嘻嘻一笑,感受着柔软的丰盈,附在刘寡妇耳边轻声道:“秀莲婶,我是你第几千几百个男人了啊?”

  “你问这干什幺?”

  “没什幺,我只是想知道嘛。”“你想戳死我啊。”

  刘寡妇皱眉,显然是真的痛了,皱眉道,“这是老娘的秘密,哪能告诉你?”

  “不说就不说呗,有什幺了不起的。”

  “小云,你快点上来吧,婶有点受不了了。”

  苏小云戏谑之心大起,把手伸进刘寡妇的裙子里,慢慢探向了,那片神秘的森林地带。

  好像冒险者一样,苏小云的手在丛林中小心前进着,片刻后,穿过丛林,来到了一道软软的沟壑前,手指摆动,蜻蜓点水般一沾即走,冷不丁干涸的峡谷内,涌出一股清泉,瞬间沾湿了苏小云的手指。

  苏小云坏笑着,抽出手指,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笑道:“婶,你尿尿了。”刘寡妇在怎幺放-浪,被苏小云这个十几岁的小鬼如此调侃,面子上也挂不住了,羞红着脸啐道:“去死。”

  心里的感觉却很奇怪,以前和别的男人行事的时候,都是草草了事,跟没有现在这种奇怪的感觉,难道真的是老牛吃嫩草的缘故?

  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,那感觉的妙处,耳边又传来苏小云的坏笑:“婶,你和二郎叔结婚后,在一个被窝里没睡几次吧。”

  苏小云口中的二郎叔,就是刘寡妇死去的男人。

  刘寡妇没想到,苏小云会在这时候,说出这样的话来,满腔的【欲】火瞬间被浇灭,叹息着道:“是啊,也就三天吧。柱子是好人,可是我却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,我……”

 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。

  苏小云收起笑脸,安慰道:“婶,你也别伤心了。毕竟你一个女人家,要养活自己也不容易。我还不是被村里的人背后骂做是天煞孤星幺,说我克死了苏丰老爹和老娘,村里的孩子也叫我买来的小野种嘛。”

  “要怪的话,只能怪咱们这地方的狗屁习俗。你嫁给二郎叔那会,也就二十岁左右吧,二郎叔走了,为啥要让你守寡到老?男人死了后,女人不能再嫁的狗屁规矩是哪个龟儿子定出来的,操!”毛片综合网

  苏小云双眼火红,语气里充满无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2511-1514:16未婚妻小柔
点击:11604-0519:48小婷婷的爱1
点击:9602-1600:42直播男主角
点击:1611-1513:46不可承受之柔一
点击:3211-1514:18我在男友背后开始淫蕩
点击:10904-0519:33爱情与友情
点击:4308-1201:58與林佩瑤的一夜情
点击:14606-0700:18偷看父母做爱的经历1
点击:3302-0412:43一夜情情人
点击:11608-2901:30偷摸阿姨的乳房
点击:2904-0300:28小男人
点击:3111-1514:17我和网吧老男人叔叔的一夜激情
点击:4311-1621:25同比我大十多岁的女人做爱
点击:4211-1513:51第一次和水B做愛
点击:22009-1509: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
点击:4311-1621:27风流医生
点击:3411-2609:07老婆和别人的淫乱
点击:7607-1001:52年轻的寡妇和小小的我
点击:2211-1621:16人妻的自救
点击:14309-1509:38出租屋的春天(1-4)
点击:2511-1621:24女同事秀兰
点击:3004-0103:21欲女【20】
点击:24308-3000: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
点击:1811-1513:49婚礼之前的日子
点击:7611-1621:31第一次搞人妻
点击:4405-0103:11沒了才知道什麼叫做沒了
点击:3411-1621:03老婆美霞喜欢被婚外男人奸淫一
点击:3011-1514:18公园偶遇美少女晓雪
点击:22408-3000: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
点击:2203-2200:19妈妈偷看了我的私密日记【完】
霸宠绝美村姑完,旋风少女第9集 完整,旋风少女第9集观看,旋风少女第9集介绍,旋风少女第9集剧情,旋风少女第9集片花
旋风少女第9集 完整-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结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成人影视,水中色激情综合网,亭婷五月强奸视频的网站,旋风少女第9集 完整男人都爱亭婷五月强奸视频上的内容。
TOP反馈